角落中双臂环抱自己,孤独的针刺不进千疮百孔的我

残夜观星

诗意的栖居

这是一节语文课后的心有所感,在老师大谈诗意之时,一些触动内心的语句让我有了动笔的想法,同时 @南茶子.☕︎—If.only ,我欠的文更完了,你呢?


一位未来的伟大作家——也就是我,曾经说过:生活之中,失意常伴诗意。

为何呢?我们先要了解诗意,何为诗意?我认为这是形容人在一种感性的状态下的行为举动的形容词。于是这里就有两个关键:感性和行为举动。首先,感性。如何让一个正常的人变得感性?让他经历,让他遭受,让他情绪变化,让他思考。当一个人的阅历变成了“日记”,我想就算是块朽木也能发出新芽。于是这里便得出一个关系,情绪变化往往带来诗意,二者相生相伴。而在此之上,你的诗意会...

傍晚时分所见

妇人逞口舌之利,莽夫凭一时之勇。

旁观者若不好事善闹为何成群结队,劝解者若无缚鸡之力定受无妄之灾。

此刻,变了人间。

哄乱只一瞬,雷鸣作响天

世间已无清净之时。

世间早无清净之时。

更新

更新了啊!!!

科幻好难,为啥给自己挖坑啊wsl。

脑细胞炸裂!

深海

请务必不要纠结可行性啊,就当我是伪科幻也好啊。

“7500米”……机器合成的电子声音再一次响起,精确报出我们现在的深度。

封闭的舱体内,我操作着这艘所谓新世纪的“潜水艇”下潜。

舷窗外一片漆黑,偶尔星星点点的光亮闪过,丑恶诡异的深海生物便逐光而去,然后就是巨大的咬合声响和带起水流导致的舱体些微的颤动——科学家至今也没明白这些巨大咬合力的生物是咋回事,因为但凡脱离生活的熟悉水压,这些玩意儿会在十分钟内化成一滩海水。真正的海水,无论是物理性质还是化学性质,都与海水一样。

我现在还记得那帮头发没剩几根的中年人的惊呼。这不科学!是啊,确实不科学,但是它存在。当时为了这么一个玩意儿,潜水艇捕获后...

爆炸发言,螺旋上天。

我好爱辩论,我觉得杠精就是我上辈子看到的死了亲妈的孤儿。

太可爱了吧!我超喜欢他们的,就是有一种,那种,那种很特别的,拿着依据和逻辑狠狠拍在他们的逼脸上,他们支支吾吾放不出半个屁的感觉,超爽!

但是干嘛要无理取闹呢?闲亲妈活的时间长了?

带义灭亲,手动杀妈?

今天我就让你感受一下失去亲人的感觉!

目前手头的坑

《深海》的世界观有点太大,我基本自己开了个未来自然历史的架空,所以可能下周到下下周吧。

至于《魔术师》梗概咱有了哦!

触手怪那个开车文。。。hhh咱啥也没说过。

不过也许会更一波重口味的食人文章,在此感谢一波 @南茶子.☕︎—If.only 这个憨憨,在聊天的时候的灵感塞

就这样了,咕。我一定会更新的,咕。我是良心典范,咕。

堪称外置良心哦,咕(恶意的笑)。

堕入深渊

一个,两个,三个……我手里拿着一根惨白的肱骨,拨开自己收集的巨大的棕榈叶片,对地上的“人”头指指点点。好的,一共五个,正好够。说是人头,倒不若说是蛙头,至于我为什么能在蛙类那没有脖子的身体上区分出头部和躯干,很简单,把脊柱抽出来就可以了,不过我其实蛮奇怪的,因为这脊柱正好33节。

这根肱骨,其实我并不知道它是不是肱骨,这是一只蛙人的一条后腿取出来的。其实按我为数不多的生物知识来看,没有经过处理的应该变黄,但很莫名其妙的是,它就是惨白的,似乎还有一股清香。

至于我,我是一位正经的有资格证书的神父。所在教派信仰的神是理智与知识之神和感性与戏剧之神——一对双子神。教派是双子神信仰体系中最大的纳尔...

月圆之时,一切都好

正在前往,漓江塔。

冥冥之中似乎出现了这样的声音,哈,谁知道呢。

周美玲博士在一周前就回到了国内,而这周五,就是中秋节了。

褪下厚重的南极套装,似乎对于她来说没有丝毫变化,是的,这令她本人也很不解。不过现在已经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了。她拿回了资料,以及,她要违法了。

佩特拉法令依旧存在,但是她却打算召集大家,就在漓江塔。来自神州大地,周美玲博士不会忘记自己的本,自己的根,这个中秋节意义非凡。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这位真正的“冻龄”少女紧闭双眼,双手合十,却突然噗呲笑了出来,“这句话好像是安吉拉的台词吧?”

“真的吗?”电话里突然传来了咻,咻的声音。“耶!我要去和...

别讲道理

虽然是冷饭,但是咱的逻辑还是能盘开吧(傻笑),务必不要搞咱啊,我只希望你跟我盘逻辑再黑我,不然权当放屁。以及另附观点,我没有歧视与偏见,我只是对某些搞不清楚状况和搞清楚状况但为了单纯争取利益的人的些许意见,以及对某些诡异的女权斗士的神奇观点加以讽刺。以及希望各位无论男女吧,都能树立正确的三观,而不是被网上的单纯为了流量的两句话带偏。


午后的下围棋时间,姐姐把我落下的一子拨开,光明正大的耍起了赖。半开玩笑的,我说:“你这个女人不讲道理。” 

回答很有意思,“别跟女人讲道理。”

我不知道这是何年何月的观点,我也未曾思考过他的正确性,但有时候,数据和资料的唾手可得让我...

夜有感

独坐小舟,细听山林语

湖上自痴

于是把星射下

再回月下小楼

不留丝缕半分

只留一人

待到重归三千

黎明不改时

我去寻你

© 残夜观星 | Powered by LOFTER